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一段再纯洁不过的友谊

分类: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闺蜜日志QQ友情日志

  2016年3月15日

  天阴沉沉的,似乎近几日少有见到阳光的影子。早上六点十分的闹钟不断地扰人梦,我极不情愿地从暖暖的被窝里爬起来。

  揉揉惺忪睡眼,突然觉得心里面有些空空的,好像少了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是什么。我想起她抱着我睡觉的时候。以前,妈妈抱着我睡觉,妈妈的怀抱很暖很暖,让我很有安全感。可是,爸爸妈妈长期在外地工作,和他们常住的那段时间,我只有4、5岁,仅仅两年。所以,妈妈抱我的时间很少,少到我好想好想抱着妈妈。在后来是姐姐,小时候大多时间是和姐姐一块儿睡,我学会了独立,姐姐并不常抱着我睡。

  突然想起,我第一次学会一个人睡的时候,失眠了一整夜,而那盏陪伴着我的小夜灯也照亮了我一整夜。再后来的后来,我一个人睡,在黑夜里,黑漆漆的一片,由敢到不敢的过程说长并不长,说短似乎也不短。而今一晃,不过十年。

  水水是个很强大的女生,至少在她的行为举止上可以发现,她什么都做得很好。可谓是体育全能。很有力,会实战打拳,体育方面根本不在话下,学习也很好的一个女生。可是,人无完人,没有一个人是十全十美的,她同样也是这样。她有弱点,她怕鬼。

  明明,她知道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,她也并不迷信这些,可是,她就是怕。记得刚认识她不久的那段时间,夜深人静,我早已是熟睡,一声细微的叫声吵醒了我,是她,她说她怕。

  我又合上了眼,以为是她的恶作剧,她是那么强大的人,天不怕地不怕的,此刻她说她怕,我有些不相信。

  我并没有睡得很深,我听到了,她哭了,小小的啜泣声扰得我无法安睡。

  爬下了床,爬上了她的上架床,她在不停地哭,我抱着她小声安慰,香蕉是我们的另一个舍友,她是个睡下很难醒的女生,而小静,她去部门熬夜工作。

  她一边啜泣,一边告诉我,她怕鬼,很怕很怕,我知道,就像她此刻浑身发抖。她说,她一般不会想着这些个恐怖的东西,只是今晚聚会时师兄师姐一直说着校园鬼故事,即使捂着耳朵了,还是听到了,所以她怕。然后,我陪着她睡,让她不怕。

  似乎这成了一种习惯,我习惯了和她一起睡,很温馨,很暖。就如同之前说的,不知道是不是姐姐的那种感觉。

  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,记得好笑的是,“闺蜜”的事。

  她扬高了头说,你顶多算我0。4个闺蜜。

  我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什么?!

  而我的心里当然骂了她不下十次,可恶的我居然才值0。4!

  而后来当然有时不时屁颠颠地跟在她后面,喂!我什么时候可以升到0。5啊!

  每次我们要去哪里时,与其他人意见不同。小静就常说,小龟蛋当然是选择跟着你的。而我还是傻傻笑着,不应。

  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习惯有她的存在。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时候。有人说我们两个人总那么近,该不会是同性恋吧!

  我有些生气,为什么在小社会里居然还会被这样误会,社会总是现实,我有些失望和生气。

  不过是一段再纯洁不过的友谊罢了。为什么要被说成这样的不堪?

  喜欢她,就只是单单纯纯对于友谊的珍爱与喜欢罢了,想对她好,我就想对她好,单单纯纯地对她好而已。

  我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,你对别人的好和别人对你的好是成正比的。

  是的,真心付出是双方的事,不会只是你一个人在演独角戏。

  可是,两个人相处,尤其在友谊中,最常出现的矛盾,就在于信任与不信任。

  她总说我不信任她。可是,我想说,我没有不信任她,真的,就是因为相信他,我敢做了很多曾经不敢的事。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隐藏自己的事,不想让别人知道,哪知道这个习惯很难改掉,她竟会误会我不信任她。

  我想,总有那么一天她会知道,我真的很相信她,真的,真的。



六台宝典官方免费下载